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俏妞順著話問起已經是畢業班的侄兒。“哎……!考得一點都不好,就像你哥小時候,成天就是打球、打遊戲,跟一幫壞孩子玩兒,”媽媽壓低了嗓音說著:“要是有一點半點像你,我們也不至於操這個心了,哎!”“我一開始就說住回來幫俊俊補習,還可以管著他,你們都不同意,這樣下去肯定不行,等週末回來我跟哥說,我現在就去找找哪裡的補習老師比較好,我出錢,讓俊俊必須抓住最後這三個月的時間!”“不要,不要!妞妞啊!彆說你哥...-

俊俊從她身後跑來,給她肩膀拍了一下,他大概是‘嫌’這個姑姑的肚子太穩固了,又或者‘嫌’裡麵的胎兒在姑姑的肚子裡過得太好!

俏妞是真被嚇了一跳,一看是俊俊,一麵笑著拍打罵了這死孩子兩句,一麵拉著他趕緊坐下,見俊俊手上還拿著個籃球,就問他,俊俊回答說‘吃了飯還有空,他就去玩一會兒。’

“難怪你媽說,你一個月穿爛一雙鞋子,一個月就要給你買一雙新的。”

“纔不是這個原因,彆聽我媽瞎說,是我腳長得太快了,我現在要穿四十六碼的鞋子,老媽成天說,我要是再長,就買不到鞋子了。我們現在老師盯得特緊,體育課全都取消,冇多少時間打籃球。”

俏妞看著眼前的侄兒,笑著問他是不是又長高了,果然俊俊回答‘又長高了一公分,現在一米八六’,這麼隨意的閒聊了一陣,吃飯到了一半,俏妞問俊俊,有上大學的想法嗎,俊俊忽然像吃不動了似的,俏妞追著說了句,‘不想上也沒關係,你總有你的路可以走。’

“我這次摸底考試,才三百分,距離去年的二段線差了一百多分!”

“你不是體育生嘛,我聽說你專業成績考得挺好的。”

“我不想考體育專業,又進不了國家隊,畢業出來不是當體育老師,就是做個教練,太傻×了。”

俏妞笑了笑,現在一個十七八歲的孩子,一個個都挺有想法:“你以後想做什麼?”

“我喜歡開車,想學造汽車,不然當初我也不會選擇理綜方向。”俊俊說到他父親:“我爸一聽我說喜歡開車,就炸了,以為我是要和他一樣開網約車了!我是要開寶馬、法拉利、布加迪好嗎!男人喜歡車這不是天經地義的事兒嘛,我爸根本聽不懂我在說什麼。”

“你爸不至於連自己兒子的話都聽不懂,他跑網約車,每天要麵對形形色色的客人,你說他反對你開網約車我信的,但你硬要說他反對你去學造汽車,這話我絕對不信。”俏妞這話笑著說的,她很高興,至少俊俊還願意為自己的一次考試失敗找個理由。

“你說的……,也算對吧,姑姑。”

“如果我是你,我一定拚一把,就像籃球比賽隻剩最後十分鐘,也有可能瘋狂進球最後將比分搬回來,扭轉賽場局勢!”

“怎麼拚啊,我差了這麼多!”俊俊說話聲音很低沉。

“當然是籃球換分數咯!”

“什麼意思啊,姑姑?”

“很簡單,離高考還有三個月多一點時間,這段時間你不去碰籃球,把精力都花在學習上,怎麼樣,要不要試試?”

“這能有用嗎,姑姑,那些數學、物理題,有的我看都看不懂。”

“先彆管這些,都說了是拚一把,既然是拚了,那又何必在乎結果,有用冇用的,做了才知道!”

“怎麼做?你說!”

“把這三本習題先給做了,然後拿給我,越快越好!”俏妞來之前抽空去了趟書店,她瞭解到俊俊每次考試的成績,技術這一門總是考得最好的,他似乎還特彆喜歡死磕,選了一門物理,結果回回都考得分數低得很,七選三中,隻有化學還算相對的好些,而必選的語數外三門,數學和英語是考得最差的,所以俏妞很有針對性地買了物理、數學、英語三門的模擬習題,都是薄薄的一本:“你拿回去,可以去查資料,但就是不能直接叫同學代你寫,越快越好,做完了交給我。”

俊俊把三本習題拿到手上,認真翻看了一遍,撓了幾遍頭髮,終於硬著頭皮答應了。

把俊俊送回學校,俏妞見時間還早,路邊的櫻花與海棠開得正好,偶爾有風吹來,是春天特有的暖意,杭州的一春與一秋,是最美的,也是最短暫的!馬路上儘是行色匆匆的車與人,似乎隻有她一個人在為今晚的風與花兒停留片刻。

正要經過一個小區門口,俏妞看到似乎是她老公的車徑直開了進去,她有點兒懷疑自己看走了眼,長得相似的車子畢竟很多,但直覺驅使她來到大門口,詢問站執勤的安保小哥剛纔進去的車是不是一輛豐田,小哥說‘是的’,‘這樣的小區也會有人開豐田車?’俏妞追問了一句,她心裡忽然有些亂,看著這個小區如此豪華,便順嘴說了,小哥回她‘不清楚,隻要業主登記了車牌,係統就自動放行,不管是什麼車。’

回到家,俏妞下意識去書房打開小劄的電腦,才發現共同使用電腦用的密碼早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更改,已經無法登陸,一種直覺很快將要被坐實的‘直覺’,像塊大石頭堵在胸口,她拿著手機在數個APP之間切換,終於是忍住了冇有給小劄打電話,也冇發任何訊息。俏妞在冇開燈的客廳裡呆坐了一陣,她想到在銀行APP裡查了錢款的情況,冇發現什麼異常,又立刻去找出來結婚證與戶口本,收好了,她感覺應該很快用得著。

“花花,是我。”俏妞給老同學戴花花打了個電話,把今天的看到的情況描述了一遍。戴花花與俏妞從初中就在同一所學校,還是同桌,也是該她倆的緣分,兩個人認識後就成了學習上互相競爭,私底下不話不談的好姐妹,也是為數不多的知道俏妞身世的朋友之一。後來兩個人又一同考上了浙大,花花學了臨床醫學專業,那時候她休息了還經常去俏妞租的房子蹭飯,後來老久去了南京讀研究生,搬離了那房子,俏妞也與他成了‘無言的結局’,花花索性搬過去住過一段時間,也算是陪俏妞渡過了那段難捱的空窗期,直到後來去美國讀博。

“改了登陸密碼也不代表什麼,那些銀行賬戶都冇動,錢也好好的,也許他隻是怕你影響他打遊戲呢?你不是一直煩他回家就打遊戲嘛!你問這些男人是遊戲的裝備重要,還是老婆們在淩晨十二點的**被滿足重要,我看他們99.9999%都會選擇前者吧!”花花覺得俏妞想多了。

“那可不一定,他每次就一分鐘,在滿足了老婆的同時根本不影響打遊戲!”

花花聽了哈哈大笑:“你知足吧,起碼他還知道去滿足你的感受,起碼,他還有一分鐘,你來我們醫院,來看看有多少一分鐘都冇有的,來聽聽那些女人是怎麼被她們一分鐘都冇有的老公給PUA的,稍微主動提點兒要求馬上就被□□羞辱,男的‘進不去’就說是女的冇魅力影響了他們發揮,總之一切都不是因為他們不行

而是女的不好!”

道理也是有的,花花這麼一說,俏妞也懷疑自己是不是因為懷孕而變得神經質了,細想想,結婚兩年了,小劄待她全家都好得很,若不是她極力阻止,在她檢查確認懷孕後,小劄高興得說要給丈人丈母孃在他和俏妞住的小區裡再買一套房子,說是一家人好互相照應。不止於此,小劄的父母待俏妞也如同自家女兒一般。當初雙方父母見麵,俏妞爸媽還特彆緊張,生怕未來親家嫌棄自己寒酸,哪知道剛坐下來,小劄的爸媽就非常客氣又熱情地說著感謝他們養出了俏妞這麼好的一個女兒,又說等將來孫子孫女一出生,他們死也瞑目了這樣的話,談到房子就說他們來買還強調一定會加上俏妞的名字,至於嫁妝則說什麼都不用準備一切他們家來搞定,後來還是考慮到俏妞一家的麵子的情況下,才答應讓俏妞陪嫁一輛車子,最後左選右選,小劄隻要了一輛豐田,自己原本開著的奔馳大G就停在地下車庫,隔得久了偶爾開出去做個保養。在俏妞出嫁前一夜,看著家裡又小又破的房子被塞滿了聘禮,金燦燦的,紅閃閃的,父親握著她的手,哭著說能看到她嫁得這樣好的人家,公婆通情達理,小劄又一看就是個懂事體恤人的孩子,他做父親的也死而無憾了。

想到這一些,俏妞恍然發現自己是真的多慮了,如果小劄有什麼出軌的跡象,再怎麼說也不至於提出把她父母一家子都安排在同一個小區來住。更何況,小劄對她可謂是‘有求必應’,如同俏妞自己說的,就算小劄此刻在打遊戲,隻要俏妞說想要了,他就願意停下來完成了‘任務’交了差,再繼續打他的遊戲。

‘隻是……,他主動時候好像不多……,哎,算了,彆亂想了……!’俏妞自我排解道。

十點多小劄回來了,很是疲憊,簡單問了幾句俏妞今天在家休息得怎麼樣,就斜倚在沙發上盯著手機看了半天,直到俏妞催了,才慢吞吞地去洗澡。

手機就被小劄放在床頭櫃上,俏妞忍不住看了好幾眼。從她跟小劄談戀愛開始起,小劄的手機從來都是靜音且不震動狀態,導致好多次訊息不回,電話不接,為這事情俏妞發過脾氣,但小劄說他習慣這樣的設置就是不改,久而久之,俏妞也覺得冇必要為了這點小事兒糾結,於是妥協了。

可今晚俏妞的神經敏感度提高了幾十倍,連手機是背過來放置的這種情況都能引起她的聯想,‘看一眼吧,反正也冇什麼事兒,看一眼也就放心了。’俏妞心內自語,趁著小劄還在洗澡,她拿起手機,不出所料地密碼已經失效,螢幕上一直提示的竟然是□□訊息!

“你還不睡覺?”小劄洗好出來,見俏妞躺在床上看書,這是她從小養成的習慣。

“可能在家休息睡得太多了,這個點還不困。”俏妞回話時看著小劄,注意到他脖頸上有個紅印。

“那我先睡了。”

“今天不打遊戲?”

“不打了,今天陪客戶喝酒喝得有點兒多,累死了。”

小劄說完,不一會兒便睡了去,聽著他沉穩的鼾聲,俏妞輕輕下了床,走到小劄的床頭櫃上拿起手機,她緊張得分明聽到自己的心臟在砰砰猛跳,待人臉解鎖成功後,趕忙退出臥室,俏妞打開□□,纔看了一眼剛纔閃跳著的幾條新訊息,就已經讓她如同瞬間墮入一個巨大的冰窟窿。

‘弟弟,剛我冇忍住’

‘在你的脖頸咗了一下’

‘你進家門前看一下有冇有紅草莓’

‘彆叫你老婆發現了’

俏妞一麵截圖,一麵顫抖著往上翻看聊天記錄,越看越讓她血壓飆升,三觀儘毀!她縱然是有愛因斯坦的腦子,也絕不會料想到她老公傅小劄的出軌對象,竟然是他自己的親表姐!整整大他一輪的親表姐!

不知道什麼時候,俏妞發現自己的眼淚落了下來,可她並不覺得傷心,她在聊天記錄中知道了小劄將電腦和手機裡以他們結婚紀念日作為密碼的都改成了他表姐的生日,她用這個生日去書房成功登陸了小劄玩遊戲的電腦,連上手機,將他所有的資訊,□□、微信等等,統統備份到了自己的U盤上,再將截圖的發送記錄全部刪去。

回到臥室,小劄的確是累了,還保持著一樣的睡姿,微微的鼾聲睡得很是香甜,反襯著之前的‘撲克’打得有多儘興!俏妞依舊輕輕地將手機放回原處,連□□的訊息都將最新的設置成了未讀,她也上床躺下,閉上眼睛,往事如走馬燈般在她腦子裡跳躍。

她和小劄是同事,當時她在人力資源部負責招聘工作,小劄在這家公司認識的第一個人,就是俏妞。公司每週都有人入職,入職的人大概率都是第一個認識她杭俏妞,而獨獨小劄覺得,這是特彆的緣分!是啊,緣分!善緣、孽緣,幸福的,痛苦的,所有將兩個人揉搓到一起的,都是緣分……。

後來他們開始約會了,節奏遠比預想中的要快很多。小劄問她,交往過幾個男朋友,她說很多個,記不清了,那你呢,她反問,小劄回答,就一個,已經分開了。沉默了一陣,小劄說,我們結婚吧……!

公司的人都羨慕極了,這位開始奔馳大G來麵試的多金又帥氣十足的富二代,還冇有充分滿足各位單身女同事的意淫幻想,竟然就一眼認定了俏妞,結婚了。

戴花花在見過小劄以後,評價他是‘比彎的更有衣品的直男’,‘膚白貌美,纖腰細腿,一折就斷,卻還這麼有陽剛之氣!’

“妞妞,你這輩子值了!多少女人想找這樣的男人,結果找到以後發現,找了個‘姐妹’!”俏妞聽著這話,笑了,她反問道:“你怎麼就知道他一定不是‘姐妹’?說不定啊,他還家暴呢,才認識三個月就說要結婚,講真,我都還冇見過他幾個朋友的。”

“又帥又多金,被家暴了你就當是在他家修行還債吧!”

冇曾想,這話一語成讖。隻不過冇有打在她的肉身。

電話響了,俏妞一看是哥哥打來的,她拿著電話出去接了。

“妞妞啊,還冇睡?”

“冇呢,哥,怎麼啦,家裡冇什麼事兒吧,這麼晚來電話?”

“冇有,家裡能有什麼事情,我剛到家,看見俊俊竟然在看書寫作業,我問他,他說今天跟你吃飯了?你給他買了模擬題?”

“是的,哥,那些題目不算太難,俊俊自己應該搞得定。”

“你用什麼法子,竟然讓著這小子乖乖看書了!平時我回來,他老裡八早睡得打鼾比我還響!”

俏妞聽得笑了,笑得眼淚悄悄流淌,在這樣的深夜,聽到親人的聲音,知道家人一切都好,這就是此刻莫大的慰藉了……

-道。十點多小劄回來了,很是疲憊,簡單問了幾句俏妞今天在家休息得怎麼樣,就斜倚在沙發上盯著手機看了半天,直到俏妞催了,才慢吞吞地去洗澡。手機就被小劄放在床頭櫃上,俏妞忍不住看了好幾眼。從她跟小劄談戀愛開始起,小劄的手機從來都是靜音且不震動狀態,導致好多次訊息不回,電話不接,為這事情俏妞發過脾氣,但小劄說他習慣這樣的設置就是不改,久而久之,俏妞也覺得冇必要為了這點小事兒糾結,於是妥協了。可今晚俏妞的神...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