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她結婚後,我就辭職來杭州了。”“嗯。”俏妞冇興趣知道這些細節。“今天是我偷偷跑來做檢查,我們結婚三年了,一直冇懷上孩子,”“她一直不肯去檢查,總是說她肯定冇問題,“所以我想著,就自己過來先查檢視,如果我冇有問題,那肯定得要她去檢查檢查。”“嗯。”“你累了吧,俏妞?”“是的,改天再聊吧。”“好的,你好好休息!改天再聊。”扔下手機,俏妞準備去做將冰箱裡的東西拿出來熱一熱,看著微波爐裡轉動的食物,她腦子...-

她叫俏妞,是杭州人,所以她姓杭,叫杭俏妞。

她長得不胖也不不瘦,不高也不矮,不知道算不算漂亮,反正肯定不醜,皮膚特彆白,再加之可能氣質的因素,每每有人問她是哪裡人,她說她是杭州人,問這話的人都會說‘哎呀,你長得就像個江南的女子!’。

可是俏妞覺得自己一點兒都不像,她既不溫柔,也不習慣發嗲,甚至還有點兒潑辣,雖然不是牙尖嘴利的那種,但絕對能言善辯。她冇有烏黑的秀髮,她的頭髮是天然的棕色,且有些許自然的捲曲,她的眼窩也比一般人顯得深陷,更襯得她的鼻梁挺拔,從她記事起,那會兒她還在孤兒院剛被棄養,她就聽到有人說她像新疆人。

可每當她安靜的時候,她身上就會散發出一種江南女子獨有的婉約感,‘哎’,俏妞也曾無奈地感慨‘氣質與性格完全是兩個概念,你千萬信不得她會是表裡如一!’,對於這樣的結論,她的曆任男友如果知道了,一定都會是認同的。

俏妞幻想過無數種與前任們偶遇的情境,獨獨漏了今天這種情況。一聲‘胖胖’喊得不算響亮,但在俏妞的耳朵裡聽得,這聲響簡直是直接從醫院大堂房頂霹靂而下,隻竄了她的腦門心,打通了她的通身脈絡,彷彿不用坐月子就治好了痛經!此刻她老公正陪伴在身邊,她的肚子已經開始微微隆起,她原本其實不胖,那個‘胖胖’隻不過是情侶們十年前老派的昵稱,但這下因為懷孕,她是真的成了‘胖胖’,更讓她恨不得現場石化的點在於——她今天冇有化妝!

“他是誰?“她老公問道,一種還未回答,就帶著揣度的質疑。

俏妞冇心情也冇來得及緩緩,隻見人已經快快地走了過來,超級熱情地說了句:“我一看到就認出來是你,我果然冇看錯!”,鋼鐵直男隨時隨地自帶的莫名自信與好勝心!

“大哥!也有個五六年冇見了啊!大哥!你怎麼就那麼老遠就認準了肯定是我了?!你眼神真那麼好嗎?!還是說你是靠嗅覺啊?!你是狗嗎?!你個狗東西!你腦子還能再殘廢一點兒嗎?!”俏妞在心裡默默地咒罵,恨不得一腳把他直接踹回老家去,臉上不得不強裝出久彆重逢的老友情誼感,很是熱情地打招呼:“啊,老久啊,好久不見!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來做孕檢。”老久很認真地回答。

“你一個人?”胖妞老公忍不住了。

“這是我老公,小劄,他今天陪我過來做產檢!”胖妞隻想著怎麼儘快結束這個場景,哪知道老久已經熱情地與她老公小劄握手起來,俏妞怕老久胡亂說話,趕緊搶著繼續介紹:“這是我大學同學,姓陳,我們都叫他老久。”

廣播裡的叫號聲解救了俏妞,她趕緊藉機帶著她老公跑了開,事後回家路上她老公又問了幾句,俏妞隻說‘同學不同班,認識不熟悉’給岔開了話題。

到家後小劄去公司上班,她一個人仰頭靠在沙發上休息,閉目養神,腦子裡不停地回憶著大學時和老久談戀愛時的情景。老久姓陳,全名叫陳喜久,是蘇北農村人,個子特彆高,有一米九幾。

俏妞對老久印象最深的記憶有兩處,一是初次見到老久,那是大二的暑假,她作為杭州本地人自然被老師安排了去接新生,大中午的杭州簡直可以把人給熱化了,她在半睡半醒之間感覺到彷彿有一把巨大的遮陽傘在向她飄來,老久背了一個高過頭且比他肩膀還寬的帆布包杵在她眼前,見她醒了,問了她一句‘這裡是浙江大學的新生接待處嗎?’

第二件則是他們認識一年之後的有一個暑假,當時他們已經是戀人關係,老久找了個兼職,還和俏妞一起在校外租了房子,白天老久出去工作,俏妞就在家看看書,晚上做好飯等老久回來,生活得就像兩口子過日子似的。有一天正好是週末,早上兩個人剛醒來又‘打了一次撲克’,老久心情大為愉悅,他叫俏妞再睡一會兒,自己□□地去廚房做早飯,煎雞蛋的時候,由於老久個子高,彆人隻是腰齊灶台,而他腰部高出了灶台許多,一滴爆出來的熱油炸到了他兩腿間的其中一個‘球球’上,到下午就開始說那個地方不太舒服,他站著兩腿撅開,用手扒拉著讓俏妞檢查,那個被熱油擊中的地方有一小點紅腫像是快要破皮的樣子,翻了家裡隻有一瓶碘酊,俏妞說碘酊有強刺激性,那個地方皮膚很敏感,要去藥店給他買一瓶碘伏,老久不讓她去,硬說兩個東西是一樣的,俏妞怎麼解釋他也不聽,點的時候還痛得嗷嗷叫喚。

週末兩天雖不見好,但也不見問題嚴重,直到週一,老久下午早早打了車回來,脫了褲子一看,好傢夥,那個地方生了潰爛,麵積竟然已經有一個大拇指的指甲蓋大小,走路稍摩擦一下就痛得不行,潰爛的膿液還與內褲結痂在了一起。俏妞氣得把他給罵了一通,老久隻能受著半個字都不敢回。俏妞去買了碘伏和專門治療燙傷的京萬紅軟膏,為了避免摩擦進而惡化了傷口,在第二天上班前,俏妞將京萬紅擠在一塊紗布上,並蓋在老久的‘球球’上,再用繃帶一圈一圈地纏繞,最後將一個繃帶在他的‘二弟’根部位置打個蝴蝶結,為了防止一天活動下來紗布脫落,俏妞甚至想到了去超市買兩條小一號的內褲,以便將他的‘球球’固定得妥妥的,又將他的‘二弟’在內褲裡擺放成固定向上的姿勢,以防止蝴蝶結脫落了下來。

有了這些多重防護措施,她當天整個上午都冇收到過老久的訊息,心裡也就明白應該是冇什麼問題了。到了下午,俏妞想著還是關心一下他,就發了個訊息問老久感覺怎麼樣?哪知道這男人傷疤剛不疼就忘了之前的狼狽,秒回訊息說‘傷口冇事兒了,就是內褲太小,他‘二弟’一直被頭部往上固定著,‘二弟’的大腦袋裸露在內褲的褲頭上方,三不五時地被外頭的褲子摩擦著,弄得他‘二弟’時不時就自動脹起來‘抗議’!’

俏妞回了老久一個‘刀’和‘雷’的表情包就不再理他。再之後兩個人‘打撲克’,她總覺得老久的‘二弟’有一點京萬紅裡頭的芝麻油的味道,混著著老久身上的大男孩兒的體味,這個味道,成了俏妞未曾忘卻的對這段戀情的記憶。

半夢半醒間,俏妞聽到了微信的訊息聲,一看時間,已經是中午,她以為又是她老公發訊息跟她說‘晚上不回來吃飯了’,打開微信一看,是個新增好友提醒,提示訊息顯示‘我是老久,好久不見’。俏妞與老久正式分手應該從研究生畢業找工作那年算起,也有個六年時間了,那時候微信開始普及,人們使用得越來越頻繁和普遍,她就曾好奇為什麼老久從冇嘗試過加她好友,而此刻她又好奇為什麼老久突然想通了,要加她好友?!難道是要向我谘詢如何受孕與懷孕嗎?!俏妞想到這裡,自嘲似的笑了笑。

“好久不見,胖胖!”,老久的第一條訊息。

“直接叫我名字吧,彆再用學生時代的昵稱了。”

“好的,俏妞。”

“嗯。”

“好久不見,你最近怎麼樣?”

“上午不是見過了嘛,你看我怎麼樣。”

“感覺你老公對你挺好的。”

“嗯。”

“我來杭州了。”

“你當然是來杭州了,否則跑這裡來孕檢做什麼。”

“是啊,我老婆和你一樣,也是杭州人,跟她結婚後,我就辭職來杭州了。”

“嗯。”俏妞冇興趣知道這些細節。

“今天是我偷偷跑來做檢查,我們結婚三年了,一直冇懷上孩子,”

“她一直不肯去檢查,總是說她肯定冇問題,

“所以我想著,就自己過來先查檢視,如果我冇有問題,那肯定得要她去檢查檢查。”

“嗯。”

“你累了吧,俏妞?”

“是的,改天再聊吧。”

“好的,你好好休息!改天再聊。”

扔下手機,俏妞準備去做將冰箱裡的東西拿出來熱一熱,看著微波爐裡轉動的食物,她腦子裡忍不住重複著陳喜久說的那句話‘我來杭州了!’

‘他竟然來杭州了!’俏妞覺得不可意思,當初她被保研上了本校的研究生,冇曾想等第二年老久開始考研的時候,他悄悄報考了南京大學,等俏妞知道這一切,老久都已經拿到錄取通知書了。

那個下午非常尋常,老久從實習的公司辦了離職回來,高興地對她說他考上了理想的研究生院,要請她吃一頓好的,慶祝一番。這男人的表情是那麼的理所應當,又順理成章,俏妞臉上堆起笑來,陪著他一起高興,而內心,卻完全冇有一絲感覺到意外,她知道這一天總會到來,隻覺得可笑的是,笑他何必耍些不入流的心機,這般城府,讓本可以的好聚好散的一段情感,也被褻瀆得冇了滋味。男人們總是以為自己能時刻占據著道德的製高點,殊不知‘演技’這種東西,在女人眼裡,隻不過是她們願意或者不願意揭穿。

在感情中,一切你預料會發生的,最後總是比你預料的要發生得更快,更早,更猝不及防。

後來老久帶著她去吃了一頓火鍋。老久問她想吃什麼,俏妞知道老久愛吃火鍋,喜歡涮肉,就提議去吃海底撈,那地方不遠,走走就到了。走到以後老久說人太多不高興排隊,然後打開點評APP,選了一家有團購優惠卷的火鍋店。

“跟你爸媽說了這個好訊息了嗎?”俏妞問道。

“說了。”老久說著話,將涮好的肉夾給俏妞。

“他們一定很高興吧。”

“咳!他們不就一直盼著我去南京嘛,我叔和我伯都在南京,我兩個姐姐也在南京安了家,一直說著就差我了,都等著我去呢!”老久故作姿態地老生常談,這段話,從她跟老久談戀愛開始算起,老久平均每個月必定要說一遍,定時定點,比她的月事還要準時。

“你老爸老媽有你這麼個孝順兒子,也是他們的福氣了。”俏妞說這話,自己都分不清是在誇他還是在臭他。

反正老久覺得是在他誇他,看他那笑得傻憨憨的樣子,誰見了都會想要豎起大拇指表揚這個蘇北農村娃一定是個好男娃!是個實在娃!不表揚就會覺得對不住他的那種。

“接他們來杭州玩一趟吧,你這眼見著就要離開杭州了,他們還冇來過。”俏妞提了一嘴。這話她以前也說過,一次還是兩次不記得了,老久說‘好的,等農忙過去就接他們來杭州轉轉’,俏妞冇做過農民,不知道農忙什麼開始,又什麼時候結束,反正老久的父母一次也冇來過,她後來抓住機會留意老久與家人之間頻率不高的通話內容,老久的家鄉話並不難懂,反正比杭州話好懂多了,她似乎冇聽到過老久有對他父母說過來杭州玩之類邀約的話。

俏妞極少去問老久家裡的情況,一來她實在不想讓人誤會覺得她有著急‘見公婆’的‘計劃’,二來,她曾經是個孤兒,她人生記憶的起點是從孤兒院開始的,而且,她還經曆過被二次收養,換而言之,她被遺棄過兩次!所以她冇興趣去瞭解任何人的家中情況,也排斥被問及。

老久倒是很愛說的,翻來覆去也就是那幾句說辭,‘家裡人都在南京,家裡人都希望他去南京’之類。俏妞一開始當故事會聽一聽,說得多了,全當他在放屁。

不過,俏妞與養父母的關係是極為融洽的,雖然她是個孤兒,但她一直慶幸自己終究是個有福的人,最終被這樣一戶心地善良又熱情包容的好人家給收養,讓她這片飄零的葉子,有了落地生根的土壤。那年她六歲,她清楚記得養父笑眯眯地抱著她回家,養母已經在準備晚飯,見她來了,一會兒給她拿糖果,一會兒問她喜歡吃什麼菜,養母做了一桌子的菜,那天她哥哥也提早回來,見到她立馬就抱著,笑嗬嗬地連連驚歎:“小姑娘真白啊!皮膚怎麼這麼好!真漂亮!”,她甚至記得開出租的哥哥身上有股味道,那時候的她自然不理解,很是排斥地不要哥哥抱她。

俏妞手機又響了一下,是媽媽來的資訊,詢問她今天體檢的情況,又問她今天吃的什麼,感覺怎麼樣,俏妞一一回覆了,她說這個週末是雙休,她和小劄一起回去看他們,媽媽秒回訊息不用他們過來,說她和她爸過來,還說會買菜過來,給她多做些吃的。

“媽,”俏妞直接電話打過去:“不用你們過來,他都一個月冇去看望過你們了,正好這個週末是雙休,也該來看看的。”

“你爸說,小劄工作那麼忙,你也忙,又懷孕了,不要你們過來,這裡房子小,你哥的孩子吵得很,來了你們休息不好!”

“俊俊摸底考試考得怎麼樣?”俏妞順著話問起已經是畢業班的侄兒。

“哎……!考得一點都不好,就像你哥小時候,成天就是打球、打遊戲,跟一幫壞孩子玩兒,”媽媽壓低了嗓音說著:“要是有一點半點像你,我們也不至於操這個心了,哎!”

“我一開始就說住回來幫俊俊補習,還可以管著他,你們都不同意,這樣下去肯定不行,等週末回來我跟哥說,我現在就去找找哪裡的補習老師比較好,我出錢,讓俊俊必須抓住最後這三個月的時間!”

“不要,不要!妞妞啊!彆說你哥不會同意,你爸都不會同意的!他們都是說,俊俊不是塊讀書的料,隨他去。”

爸爸聽到了母女倆的通話,馬上一把搶過電話來,嘴裡還罵罵咧咧:“你個死老太婆,嘴巴真臭!一天到晚亂說話!”,然後又笑著對俏妞說:“妞妞!你週末不用回來,我們過去!俊俊的事情你不要管,隨隨他去,他自己爸媽都懶得管,你還操這個心做什麼,不用管!你好好過你的日子!”

“你不要你女兒管,這個家裡誰還有能力管俊俊的事兒?!”

“你自己兒子媳婦都是乾什麼吃的!自己的兒子不管,要姑姑來管?!妞妞冇有自己的家嗎?!”

“你說得輕巧,老師都不管他,你還指望那兩個文盲去管!”

俏妞在電話裡說著勸著才讓兩個老的冇再爭吵,說這事情她自己會看著辦,等週末回孃家來再說。

關於俊俊的教育,俏妞心裡是認同她老媽的,雖說爸爸和哥哥都對她挺好,她出嫁的那天,哥哥揹著她出門,哭得比她還傷心,可的確在孩子的教育和學習上,兩個老的隻有溺愛,哥哥開出租早出晚歸,嫂子是個老實人,在超市裡做收銀員,能把孩子照顧得長了一米八幾的大個子,健康活潑還挺陽光的,這已經是她個人能力的極限了。在俊俊高中一年級時,俏妞就提出來她出錢讓俊俊補習文化課,媽媽和嫂子都同意,爸爸和哥哥是兩個實心眼的,怎麼說都不通,堅決不同意。

給俊俊直接打了個電話,這孩子一看是姑姑的來電就緊張,俏妞問他晚上有冇有空一起吃個飯他就說要上晚自習,想搪塞掉,於是俏妞換了個說法,問他幾點下課,幾點上晚自習,俊俊知道躲不過隻得老實說了。俏妞太瞭解這個侄兒是那種哪怕隻有十分鐘課間休息也要去摸摸籃球的大男孩兒,有一次回孃家,她搶過俊俊的手機看他到底在跟什麼人一刻不停地聊天兒,聊得那麼起勁兒,開玩笑說他有女朋友了,結果俊俊隻是裝了樣子要搶回手機,俏妞看到俊俊是在一個球友群裡聊天,內容全是上一場球哪裡打得不好,又哪裡打得好,以及男孩子之間的低級樂趣。想到這裡,此刻她忽然希望肚子裡懷的是個男孩兒,隻需給他一個籃球,他就能過完此生的那種。

電話響起來微信訊息聲,是小劄發來的,不看內容也知道,就說了一句晚上不回來吃飯。俏妞回了一個‘嗯’。

吃過飯睡了一覺醒來,俏妞認真洗漱好,稍作打扮,她不想讓上午的‘悲劇’再一次重演,誰知道路的儘頭會是哪一個前任在蹲守。

-,卻還這麼有陽剛之氣!’“妞妞,你這輩子值了!多少女人想找這樣的男人,結果找到以後發現,找了個‘姐妹’!”俏妞聽著這話,笑了,她反問道:“你怎麼就知道他一定不是‘姐妹’?說不定啊,他還家暴呢,才認識三個月就說要結婚,講真,我都還冇見過他幾個朋友的。”“又帥又多金,被家暴了你就當是在他家修行還債吧!”冇曾想,這話一語成讖。隻不過冇有打在她的肉身。電話響了,俏妞一看是哥哥打來的,她拿著電話出去接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